职场“35岁门槛”,怎么迈?

  在一些公司,员工一旦迈进35岁门槛,就不禁担心自己的未来职场生涯,“35岁焦虑症”也随之而来。事实上,与其说是35岁门槛,不如说是试错和适应的窗口缩短了。如果经历10多年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,或者没什么提高,自然就可能面临出局的情形。如何化解职场焦虑,顺利迈过这道坎儿?

  自从过完34岁生日,在北京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工作的许露就开始担心,自己会不会在一年内失去现有的职位,“公司基本没有35岁以上的人。”

  许露的担心,也是不少企业职工的担心,因为公司对外的招聘公告往往是“35岁以下”,公司内又鲜见35岁以上非管理层员工。一旦迈进35岁门槛,就不禁担心自己的未来职场生涯,“35岁焦虑症”也随之而来。

 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(000681,股吧)(图文无关)

  转型的困惑

  “今年我35岁了,我很怕离开现在的公司和岗位,因为一旦离开,自己很难找到同等薪资的同类岗位。”在北京一家合资企业从事销售类工作的范晓婷说,“大公司有个问题,每个人负责的工作都特别具体,其实你对整个业务全貌并不了解,工作几年,从事的还是很细微的事务性工作,不可能带去别的地方用。”

  正因如此,范晓婷对自己职业的未来感到困惑。但是,今年受疫情影响,随着相关业务的减少,这家合资企业正在削减相关职位,“大家都在等着那把‘刀’落下,不知道先‘落’在谁头上,但大家都明白,谁年岁大谁危险。”更令她担心的是,由于整体业务萎缩,她在这一行业积累的销售人脉,一旦离职,也没有多大再利用价值。

  同样35岁的姜伟,也面临着和范晓婷同样的问题,但他的选择是转岗,因为之前他是工程师,一直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。“许多技术人员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是,35岁左右拿到不错的技术等级,之后向管理岗转型。你有家有业,真的拼不过20多岁的年轻人,更何况技术一直在日新月异。”

  为了实现从技术岗转管理岗,孩子已经4岁的姜伟,选择了周末去进修工商管理硕士,这就意味着牺牲了陪伴孩子的时间。“家庭压力大,妻子也有怨言,可是没有办法。”工商管理硕士课程中包括金融、会计等专业课程,全无经济学基础的姜伟听得一头雾水。即便拿到了学位,未来公司里管理岗位的竞争者却为数不少。

  更为关键的是,“如果不转型,一旦技术更新自己被淘汰,别说生活,光房贷就是个问题。”想起35岁以后的发展,姜伟并不乐观。

  “师医公”成了避风港

  姜伟的忧虑,他的妻子心知肚明。有一次一家人在看《蜡笔小新》,动画片中的35岁父亲,“万年股长”野原广志担心自己失去岗位,还不起“32年的房贷”,妻子美伢和儿子小新可能会流落街头。看到这段,姜伟回到卧室默默地发呆,夫妻俩许久无言。

  “其实有的时候,觉得老家父母那代人很幸福,可以在一个单位做一辈子。”许露说,她的父母都曾在大国企工作,从小她习惯了企业大院里的生活,“那种生活一眼能看到头,20多岁的时候,觉得出来看世面真好,老家连星巴克都没有,但到了35岁,就无比期待稳定的工作。”许露的父母一直劝她在35岁之前回家考编,因为许多用人单位招聘考试都限制在“35岁以下”。

  根据劳动法,“劳动者在同一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10年以上,当事人双方同意续延劳动合同的,如果劳动者提出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,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”。但不论是姜伟、范晓婷还是许露,都达不到签订无固定期劳动合同的条件,因为在职场生涯中,他们更换过公司。“即便你不换公司,真干满10年,公司也有很多办法,要么合同从来不签到第10年,要么就是10年之中换马甲签合同。”有企业人力资源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在现实中,许多企业会采取方法规避“10年之限”。

  正因如此,“回家考编”成了许多人在35岁以前的选择,以至于有了“师医公”的说法,即考入学校、医院和机关三种稳定单位。

  “考编热”也在影响着企业的招聘。在一家民企从事培训工作的王先生告诉记者,他招聘的员工质量正在逐年下降,“以前招到211院校毕业的很正常,现在已经少了很多,而且留不住。即便给到1.5万元到2万元的月薪,好多人做一段时间就回老家‘考编’了,有考教师的,有考公务员的。”久而久之,王先生也怠于进行员工培训。

  即便是一线城市,“考编”依旧很热。2020年深圳公务员计划招录1069人,最终报名成功者是133724人报名,平均竞争比132.5:1。

  真正的稳定是自己的资源

  事实上,我国劳动力的整体年龄早已迈过“35岁门槛”。根据中央财经大学人力资本与劳动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《中国人力资本报告 2020》,1985~2018年间,中国劳动力人口的平均年龄从32.23岁上升到38.39岁,其中城镇38.37岁,农村38.42岁。

  而随着受教育年限的增长,职工的入职年龄也在增长。我国高中以上受教育人口占劳动力比例从1985年的11.77%上升到2018年的39.78%。全国平均受教育年限从1985年的6.24年增加到2018年的10.36年,其中城镇11.27年。

  “以前在单位,工作到35岁的都是工龄十几年的中年骨干了,但现在往往入职的都将近30岁了,很多人到了35岁还是刚适应的状态。”在一家高科技企业从事人力工作的冯先生告诉记者,“事实上,与其说是35岁门槛,不如说是试错和适应的窗口缩短了,以前都10多年的时间供一个员工成长到35岁,现在没几年就到了‘35岁门槛’。如果这几年没有做出什么成绩,也没有提高,自然就可能被淘汰。”

  20世纪90年代初,辞去“铁饭碗”的潘先生就开始在外企和合资企业不断更换工作,一直做到较高层级的管理岗位。“用人市场本来就是双向选择的过程,很多90后可能难以理解我们那代人的‘围城’,分配到一个工作单位干一辈子,你喜不喜欢,开不开心,甚至和家人在不在一个城市,都要一直干下去,没有选择的余地。一旦你面临双向选择的人才市场,就要意识到,真正的‘稳定’,是你自己的选择,自己的能力,自己的资源,而不是企业本身。”在他看来,资源不局限于工作本身,也包括了人脉、创业和投资置业。(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)

  编辑|程鹏 杜恒峰 肖勇

  校对|赵云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江门丰弘博汽车用品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